欢迎来到青海网络广播电视台!

生命,为三江源澎湃——三江源国家公园蹲点采访报道之六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三江源国家公园调研行】
来源:青海日报作者:咸文静 林玟均 罗连军编辑:滕萌发布时间:2019-05-08 查看数0

矗立在昆仑山口的杰桑·索南达杰同志雕像。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三江之源,中华水塔。这个春天,我们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这片辽阔的土地,大山、大江、大河、大草原、大雪山、大湿地、大乐园……大美青海之意境和内涵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不言的又何止是这广阔的天地?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进程中,有人鞠躬尽瘁,有人肩负重责,有人刻苦钻研,有人甘守平凡……生命,在三江源头澎湃。

治多县民族中学学生们接受生态道德教育。

保护生态的先行者

“迎接我们的是号称‘生命禁区’的可可西里以及横行在这片土地上的各种邪恶势力,我们肩上承担的是保护和利用全县60%版图的责任,需要我们具备的是吃苦耐劳、开拓创新、敢于奉献的精神,有可能要我们的生命作抵偿。”

这是杰桑·索南达杰第一次走进可可西里时说的话。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从担任西部工委书记至牺牲的540余天,他先后12次进入可可西里腹地进行勘察和巡查。有354天在可可西里度过,行程超过6万公里。不仅对可可西里的自然资源进行了全面详细的考察,还搜集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文字和图片资料。

杰桑·索南达杰所做的不仅如此。

先后查获非法持枪盗猎团伙8个,收缴各类枪支25支、子弹万余发、各种车辆12台、藏羚羊皮1416张、沙狐皮200余张,没收非法采金费4万元,为遏制破坏生态环境违法行为、保护可可西里生态环境、唤醒人们对这片土地的关注做出了突出贡献。

与杰桑·索南达杰同样具有坚守精神与铁一般意志的,还有一个人。

24年前的那个5月,玉树藏族自治州政府收到了一封《请求信》,寄信人主动请求辞去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重新组建西部工委。

这个人就是扎巴多杰。

1993年春节前夕,时任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扎巴多杰和姐夫索南达杰喝酒聊天。听姐夫说起保护野生动物的决心,他的心中一阵钦佩。

后来,索南达杰牺牲了,扎巴多杰立志要完成他未尽的事业,保护藏羚羊以及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到西部工委工作后,扎巴多杰组建反盗猎队伍——“野牦牛队”,直到离世一直致力于打击偷猎活动。三年时间里,他带领西部工委破获62起盗猎案,抓获240名盗猎分子,缴获3180张藏羚羊皮。

先行人,披荆斩棘;后来者,不忘初心。

“接过父辈的枪,用毕生的精力、忠诚和信念,誓死守护和捍卫可可西里这片净土。”

2006年,刚刚毕业的藏族小伙秋培扎西不顾母亲的劝阻,回到了家乡治多县,成为了一名森林公安。他还有一个身份——索南达杰的外甥,他的父亲就是扎巴多杰。

“可可西里就因为有这些人,大家又重新认识了生态这件事。既然它创造了价值,我就必须把这个价值延续下去。”如今,作为卓乃湖保护站站长,秋培扎西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为藏羚羊产仔保驾护航。

“在保护站的工作就是巡山。每次外出少则20多天,多则30多天。”一般来说,秋培扎西和同事会在早上7点多出发。夏天很多时候,车子走不了几公里就会陷进沼泽里。陷车、挖车、再陷、再挖……一天只能巡查20多公里。

冬天被大雪围困、断了补给也是常事。渴了,凿开冰面喝水;饿了,吃糌粑、罐头,秋培扎西说,“我愿意用生命守护可可西里。”

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陪伴自己救助的藏羚羊。

守护江源的领头雁

有些人,是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家人、同事和朋友,和我们一样,要面对成长的烦恼,也要解决琐碎的家事。但一回到工作岗位上,他们便会在危难时挺身而出、在挑战前迎难而上、在平凡中执着坚守,他们,彰显着青海“生态人”的责任与担当。

这是他们坚持的初心——“来到了玛多,就要为‘第二故乡’的生态保护尽一份力。”作为一名在黄河源头工作了20年的老“生态人”,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生态保护站站长马贵把自己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脚下的这片热土。

1999年毕业参加工作时,正值玛多县因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导致的生态环境条件急剧恶化过程中,物种生存条件恶化,分布区域缩小,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

20年来,凭借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充分认识,马贵和同事一道攻坚克难,从强化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到开展“爱鸟周”活动、从做好野生动物栖息地监测到开展野生动物救助……随着一项项工作的开展,当地草地生产能力及植被覆盖度明显提高,湖泊水域面积明显扩大,湿地生态和湿地功能整合性明显增强。4月10日,2018年度“斯巴鲁生态保护奖”获奖名单公布,马贵因在野生动植物保护和生态保护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获此殊荣。

这是他们坚守的忠诚——“能为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工作,觉得人生有意义。”

作为一名挂职干部,今年34岁的文强看起来没有半分“外来人”的样子,无论是晒得黝黑的皮肤,还是对杂多县各地的熟悉程度,除了不懂藏语,他完全是“本地人”的模样。

2014年,在计算机领域工作6年后的文强转行成为了一名森林公安。陌生的行业并没有影响这个年轻人的热情,反而让他开始关注三江源地区的山山水水。玉树、果洛……一年360多天,他和同事们至少有300天在巡护的路上,地理环境如何,大概有哪些物种……久而久之,这些原本从未去过的地方他都一门儿清。2018年10月,他到杂多县森林公安局挂职,从“前往一线”到“驻扎一线”,他觉得这种经历是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

这是他们践行的使命——“保护生态环境,是我的职责所在。”治多县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副局长仁增多杰是从黑帐篷里走出来的干部。对于生态保护,他有着独特的感情。“1998年毕业时,我在扎河乡寄宿制小学任教。期间,我加入了县上的环境保护促进会,在县中学参加了一次培训,到现在都印象深刻。”2008年,仁增多杰调往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索加曲麻河保护分区索加保护站工作。说是保护站,其实除了他自己外,只有一名乡上派来的保管员。

“是站长,也是站员,韩式一.五分彩开奖 琢磨着这份工作怎么干。没想到这一干,就和生态保护结下了不解之缘。如果说这么多年自己有什么收获,我想,最值得高兴的,就是家乡的生态环境变得越来越好。”

杂多县森林公安局文强看护救助的岩羊。

保护生态的主力军

生态管护员是三江源地区生态管护的主力军。以日月星辰为伴,以风霜雨雪与邻,无数个春夏秋冬,是他们,在生态保护中筑起一个个坚强的堡垒。

——当一名生态管护员,要尽责。

2000年,27岁的文校成了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的一名护林员。那时,围着家里的牛羊团团转的文校对于生态保护还没什么深刻的认识。十几年下来,他的身份从一名护林员变成了一名生态管护员,而这份他曾经并不了解的工作已然成为他愿意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出去巡护,以前是骑马,后来骑摩托车,现在条件好一些了,能够开车出去。一趟下来,开销很大,但是不管工资高不高,保护生态、保护草原是自己的职责,一定要把自己的职责尽好。”在文校眼中,这份事业无关报酬。几年前,为了方便巡护,文校拿出3万元多元的积蓄,又从家人、亲戚处周转了3万元,从江苏买回了一艘汽艇,虽然很多人不理解,但他却坚持己见。

“十几年巡护下来,我知道哪里是我们工作的短板。买了汽艇后,再也没有在江边发现盗猎分子。”

——当一名生态管护员,要尽心。

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扎青乡地青村,今年49岁的生态管护员公巴白玛是村民口中救助野生动物的“老好人”。

作为生态管护小组的小组长,从2016年正式“上任”到现在三年多来,公巴白玛多次翻越雪山、趟过冰河,将受伤的岩羊安全背回家;从家里出发,到几十公里外的雪山深处给雪灾中的野生动物送去饲草料;他用身体温暖受伤的藏原羚,把孩子的卧室当做野生动物的家……

“我是国家公园的管护员,我有责任管护好公园里的每一个生灵。”公巴白玛说。

——当一名生态管护员,要尽力。

2017年“斯巴鲁生态保护奖”的获奖名单中,有一个特别的人——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曲麻莱管理处的卓玛加。作为三江源国家公园首个获得“斯巴鲁生态保护奖”的生态管护员,提起这份荣誉,卓玛加有些羞涩。

深绿色的管护服,胳膊上佩戴着红袖标,怀揣一本巡护日志,不同于其他队员,每次巡山卓玛加都背着一部照相机。

“我是曲麻莱县曲麻河乡多秀村的牧民,从小就生活在这片草原上。”三江源国家公园成立后,卓玛加和村里的许多牧民一样,放下牧鞭,加成了村里最早放下牧鞭的专职生态管护员。

其实,对于生活在家乡草原上的野生动物,卓玛加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情。“我8岁起就跟着父亲一起去放牧,可我经常因为观察野生动植物而把牛羊丢在草场,没少挨骂。”

从那时起,卓玛加就经常想象自己能够有机会和这些动物待在一起,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提起这份在外人看来十分辛苦、工资不高的生态管护员工作时,卓玛加却满是自豪:“我是土生土长的牧民,保护好家乡的草原和草原上的野生动植物是我的责任,也是我最大的梦想。”

巡护中除了辛苦,还有难以想象的艰险。2016年,在一次巡护过程中,卓玛加不幸陷入沼泽。由于手机没有信号,无法寻求帮助,他拼尽全力一点一点地爬出沼泽,第二天早上才精疲力尽地回到家。

“工作虽苦,但职责重要,意义更大。”正如卓玛加所说的那样,在生态保护的道路上,他们阔步向前,从未止步。

平凡中见不凡,普通中见崇高。生态管护员,既是时代的呼唤,又是时代的骄傲,这些默默耕耘的“生态人”,在让更多人看到他们对生态事业的坚守与付出的同时,也唤起了全社会关注、保护生态环境的热情。

在高原大地,无数普通人正作着新的选择:26岁的加生毕业后选择当一名森林公安,保护家乡的一草一木;治多县民族中学的教师更求然丁把索南达杰的故事讲述给每一名学生,让英雄的精神代代传承;来自索加乡的多杰扎西在日记本上写道:要像保护朋友一样保护野生动物……这些普通人怀抱着一腔赤诚,创造着三江源头更加的美好明天。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不负使命,便是时代的英雄。

记者感言:奋斗人生 幸福满满

从玛多到杂多,从治多到曲麻莱,再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一路走来,我们采访了不少人。年龄不同、身份不同、文化程度不同、工作分工不同……虽然有着诸多不同,但这些人对于自己的这份职业,却如生命般珍视。对于他们而言,这份工作不仅仅是一份事业,更是自己幸福感的来源。

采访卓玛加,是在一处草原上。此时的他,正打算和两名队员一起外出巡护。天很冷,风很大,这个朴实的藏族小伙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时,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容。他随身携带着三样东西,相机、巡护日志和一摞相册,相册里的照片都是他拍到的野生动物。

说起巡护这份在我们看来既辛苦又危险的工作,卓玛加没有一丝一毫抱怨,反而充满着感激。“原来我不会讲汉语,不会写汉字,根本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跟你们交流,更别提拍照了。是这份工作,让我变得更好。”

生态管护员这份职业,让曾经靠放牧为生的卓玛加“换了个活法”,巡护、拍照、写日记,他干得风生水起,11岁的儿子成了他的汉语老师。也正因如此,3年多来,他遇到过无数艰难险阻,但却从未退缩。背后支撑他的无数力量中,就有这份职业带给他的幸福感。

这份幸福感,对于生态管护员索索来说,来自于旁人对他身份的肯定和尊重;这份幸福感,在马贵眼中,是通过不懈的努力,打破“玛多不长草”的传闻;这份幸福感,在公巴白玛心中,是带着牵挂与不舍,将救助回来的动物放回自然;这份幸福感,是三江源头生态保护、民生改善、绿色发展、社会和谐,带给每一个“生态人”的自豪与骄傲。

克劳狄说:“自然界给了每一个人幸福的机会,人们都知道,却不知如何得到他”。采访中,许许多多平凡人的职业幸福感,让我们深切感受到,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真善美的眼睛,有一颗向往幸福、奋斗人生的真心,以积极的心态面对困难、对待事业,便会对生活、家人、朋友、同事心存感激,对生命中迎来的每一次幸福心存感激,工作就会有更多向上的动力,生活就会有更多的意义和快乐。

黄河源园区管委会生态保护站站长马贵(左一)始终对这份工作饱含热情。

索南达杰保护站工作人员在巡山途中。

生态管护员文校和队员在巡山途中。

治多县曲麻河乡生态管护员卓玛加将保护生态作为自己热爱的一项事业始终执着并坚守着。